推荐资讯

察觉到周通攻击的目标是肩膀上的棺材捕神顿时向后接连退去不过

发布时间:2018-08-19 07:22 浏览:
到了晚上,夜幕降临,一片黑沉沉的夜,整个山林处于格外的寂静之中。
 
    捕神轻轻的唤醒了木婉清,不过此刻的木婉清却是真的有些乏力了,她觉得好困,好累,真想就这样一直睡下去……
 
    “婉清,风大哥答应过你,今天晚上要带你去看雪,来,我抱起出去……”捕神将木婉清揽入了怀中,脸上的泪珠滴落到了木婉清的脸上。木婉清不敢抬头,没法面对捕神那
 
张伤痛哭泣的脸。
 
    林中小屋处于山林的中部平坦地区,与山顶遥遥相望。可是出了这林中小屋,外面依旧是黑黑的一片,看不见任何被染白的痕迹,竟然是一片雪花都没有。
 
    “婉清,你往山顶方向看看……”捕神手指着山顶,似乎山顶上有什么美好的风景等待着木婉清去欣赏。
 
    木婉清转过头去,看向了山顶。只听到一阵阵的轰鸣声,好似鞭炮的声响。只见到一个个的烟花窜上了天空,而后绽放开了耀眼的火花,点亮了整个天幕。烟花一个接一个的
 
窜上了天空,竟然不曾停歇。从这个角度来看,就像是天空上下起了雪花一般,不,准确的来说,那是金色的雪。漫天金雪飘舞而下,那盛大的夜景甚是好看,如同一道道靓丽的
 
风景线擦滑而过,成为美丽的邂逅。
 
    木婉清抽泣着,这是感动的泪花。这恐怕是木婉清见到的最美丽的“雪”了。她将头全部埋于捕神的胸膛,捕神能够感觉得到胸前的衣服已然被浸湿了。“风大哥,谢谢你,
 
这是我见过的最美的雪了……”
 
    “只要你喜欢,我们就这样天天地在此赏雪赏月……”捕神抽噎着,那山顶上的烟花是捕神去镇上操办的,虽然这是烟花,不过在这个视觉上看起来却是比真正的雪还要美丽
 
 
    不知道这样抱了多久,两个人都没有再说话,而是沉浸在温暖的相互依偎之中。不过,捕神却是发现,木婉清的手全然凉透了。果然,木婉清已经逝世了……
 
    木婉清临终之前还是笑着的,嘴唇上还留着一抹笑容,看得出她走得时候很安详,很快乐,并没有留下什么遗憾……
 
    “婉清……”真正悲伤的哭泣,只有泪流,没有惊天动地,却能听见心碎的声音。泪水不自觉地涌了出来,一种无以名状的疼痛开始随着血液升腾,进入心房,深入骨髓。捕
 
神呐喊着,哭泣着,将心中所有的苦闷释放。
 
    阵阵清风吹拂而过,无情的风,吹散了多少绚丽的芳华,带走多少美好的时刻,花落了,风走了,满地伤。
 
 第四十章 长相思
 
    清河湾,周府。
 
    “老爷,门外来了一个人,送来了这一封信。”一个老管家迈着短步子走入了大厅,将手中的一封信函递交给了他的老爷。
 
    那大厅之上端坐着一个中年男人。他身材极瘦极高,双眉斜斜垂下,脸颊又瘦又长,正似传说中勾魂拘魄的无常鬼一般。他便是这周府的主人周通。
 
    “父亲,这是什么人送来的信函?”
 
    问话的这人名为周亮,是周通的儿子,也是这周府的大少爷。这人约莫二十五六岁年纪,身材瘦小,打扮得颇为俊雅,右手摇着一柄折扇。
 
    周通翻开了信函,粗略的看了一眼,这一看信函上的内容,着实令得周通大吃一惊。一旁的周亮还在询问,但是那周通却是沉浸在一片惶恐之中,尚还未反应过来。
 
    “管家,送信的那人还在吗?”周通凝气聚神,缓过神来。
 
    老管家回应道:“老爷,那人还在大门外。不过……”
 
    听得老管家似乎还有话要说,“吞吞吐吐什么,不过什么?”周通雷声喝道。
 
    “那人甚是奇怪,肩上还扛着一口棺材?”老管家将先前还未说完的话摊开了。
 
    棺材?这是什么个情况?周亮不待父亲回答,当下走过去拿起那封信函看了起来。
 
    “父亲,来人是捕神?”周亮全然被震惊住了。早就听闻江湖中人常传扬捕神的威名,给捕神增添了一分神色。
 
    “你只看到了信函上的一半内容,下面的内容还没有看到呢……”周通站起身来,脸上写满了忧虑,似乎有些不好的事情即将要发生。
 
    周亮接着往下看,却是发现,原来捕神此番前来并不是为了别的,而是他们周家祖传的“冰魄神珠”。
 
    这周家的冰魄神珠有着奇效,传言可以封冻万物,具有高寒特性。不过这等神奇之物天下罕见,恐怕也只有周家这一颗而已。但是,这捕神今日前来,送来了拜见信,信上又
 
直言要借周府的冰魄神珠一用,不知道他拿来有何用途。
 
    “父亲,这冰魄神珠是我们周家祖传的宝物,绝对不能够交托给外人。”周亮仔细的分析道。
 
    周通老奸巨猾,在江湖之中混迹了多年,自然不会将自家的家传宝物白白的拱手送与他人。“这个是自然,不过这捕神可不好对付,恐怕这次来者不善。”
 
    “父亲,这有什么可怕的,我们周府上上下下数十人,难不成还对付不了他一个人吗?”周亮拍着胸脯,似乎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
 
    周亮转身对着老管家说道:“管家,你叫人埋伏在大厅两侧,听我命令一举冲上去杀了那人。”
 
    老管家点了点头,马上就去办理此事。
 
    不过周通却是有一种不安,虽说捕神大战祝家庄一事还未曾传遍五湖四海,不过就凭江湖之中早年传开得有关捕神的事迹,他都是有些忌惮三分。他也不知道如此草率的布置
 
下去,能不能抵挡得住捕神。
 
    就在这时,门外走来了一个人,肩上还扛着一口硕大的黑木棺材。此人不是别人,正是捕神。
 
    周通立即带着周亮上前迎接。“捕神驾临,老夫这里当真是蓬荜生辉啊……”周通乐笑一声。一旁的周亮也是识趣的拱手行礼。
 
    “我看信函递交多时不曾得到答复,便冒昧的进来了,还望周老爷恕罪宽恕。”捕神谦恭的说道。
 
    “这是哪里的话,捕神能够屈身到我府里,那真是给我周通的面子,你说是不是。来,快里面请!”周通拱手相迎,硬是要请捕神去大厅里坐。
 
    不过捕神似乎并没有来这里做客的意思。“不必了,我此番前来是为了借你们周家冰魄神珠一用。先前我在信函上说的很清楚,不知道周老爷考虑得如何?”
 
    没想到捕神话不多说直奔主题,周通眼圈直打转,当下说道:“呵呵,捕神,我这冰魄神珠乃是我家祖传之物,祖上有训,不可传与外人挪用。你看……”
 
    “这冰魄神珠放在你周府确实无用,倒不如借与我,方才能够发挥其用处,正所谓物其所用。”捕神再三坚持道。
 
    一旁的周亮着实听出来了,看来这捕神今日不拿到这冰魄神珠是绝对不会轻易罢手的。“哼!捕神,这冰魄神珠是我祖传之物,我父亲已经说了不借。如果你是来做客的话,
 
我周府上下一概欢迎。但是你若是执意要借我们的冰魄神珠,那就请你离开吧……”
 
    周亮的这番话倒是令得捕神听了颇为愤怒。“我原本打算先礼后兵,既然你们如此,那我就只好硬抢了!”
 
    “哼!那就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来呀,给我拿下他!”周亮猛地一挥手发号施令,四周猛然窜出来四十多个仆人,个个手执短刀兵刃。
 
    旦见那些仆从手握刀刃扑将上去,捕神并没有拔出腰间的绝世好剑,而是打算空手迎击。
 
    捕神闷哼一声,右臂继续肩抗着棺材不脱落,左手反推,猛地一甩。随后便有一个仆从重重摔落,背心着地,口中鲜血狂喷,有如泉涌。又是一掌虚拍,登时威力恐怖如斯,
 
两个仆从直立不动,再无声息,双眼睁得大大的,竟已气绝。
 
    不过也两个仆从倒也激灵,直接冲着捕神的腿部挥刀砍去。旦见捕神接连后退,两把短刀还未抽起,捕神左右两脚先后踩压在上面,登时令得两个仆从无法将手中兵刃抬起。
 
转然间,其余仆从也是挥刀而来。捕神纵身一起,似乎肩膀上所扛着的棺材没有重量一般,并不限制于他。
 
    兀的一跃,捕神两腿并劲,风神腿戛然而至。几道强劲的腿力来回这么一甩动,只听得砰砰砰几响,十几人都飞了起来,重重撞在墙壁之上,只震得墙上灰土大片大片掉将下
 
来。
 
    又是两个仆从自捕神背后袭击,捕神左手斜出一格,挽住了左边一人的胳膊。就如此顺势着带动那人胳膊与右边一人交手,左砍一侧击落了右边那人的兵刃,而后上下一刀将
 
其杀死。
 
    随后,捕神登的一脚将眼前这人踹翻倒地,夺过了他手中的刀刃。立时间,捕神手上运劲,手中单刀对着前方一掷,冲过了人群,一刀命中了周通的儿子周亮胸膛。那周亮立
 
时间身子高飞,这一刀猛力挥出,嗒的一声,连人带刀射上了大厅的横梁,深入尺许,周亮就如此睁目而死。
 
    这一刀来的太过突然,那周通都还没有反应过来,自己的儿子就已经被捕神杀害了。“混账!捕神你还我儿子命来!”周通当下出手,夺过一仆从刀刃,便对着捕神砍去。
 
    旦见周通凌空一跃,右手操刀直逼捕神。捕神仰头一视,挥出左手竟将他刃锋牢牢咬住。周通右手牢牢地抓住刀柄。这么一来,身子便高高吊在半空。这情状本来极为古怪诡
 
奇。
 
    同时,捕神双脚并躯,所有趁机攻打上来的仆从无一例外得死于其退下,逼得众仆从无法近身。
 
    “捕神!我要你为我儿子偿命!”周通对捕神恨的咬牙切齿,恨不得现在就要了捕神的性命。但是捕神的确不容小觑,周通手上的刀竟然再也无法下陷一寸了。
 
    不知为何,看着捕神双目泛出来的寒芒,那周通越发的有些胆怯了,心中惧意越来越盛。
 
    捕神当下左手一别,那刀刃登时被折断。周通悍然踉跄了一下倒退出去。捕神并没有再下攻击,只是想等那周通自己将冰魄神珠交出来。
 
    不过捕神的期望太大,失望也就越大,周通太过执拗顽固了。不过周通也是混迹于江湖之中的人物,自然不会只是这般本事。
 
    待得周通稳住身形,再次健步如飞地奔向捕神。周通衣袖拂起,拳劲却在袖底发出。捕神一掌对接,才发觉出来周通的这套袖中拳法乃是“袖里乾坤”。
 
    这路“袖里乾坤”拳藏袖底,形相便雅观得多。衣袖似是拳劲的掩饰,旨在令敌人无法看到拳势来路,攻他个措手不及。殊不知衣袖之上,却也蓄有极凌厉的招数和劲力,要
 
是敌人全神贯注地拆解他袖底所藏拳招,他便转宾为主,径以袖力伤人。
 
    对战之下,捕神一时轻敌,倒退了数步,不过肩膀上的棺材却是未曾偏移。那里面躺着他心爱的女人,是他最真爱之物。
 
    这下子,周通又是接连攻了过来,所使得招数还是那招“袖里乾坤”。“捕神,竟然带着一口破棺材前来,是想要为我们父子俩收尸吗?今日我到要看看是谁给谁收尸!”周
 
通与捕神交战了半天,也看得出来捕神对这口棺材颇为在意,当下便要去毁了这口棺材。
 
    察觉到周通攻击的目标是肩膀上的棺材捕神顿时向后接连退去不过周通此时已然跳跃到了棺材之上猛地一掌将棺材板击碎开来扯坏了好大的一处里面还躺了个死女人听得周通一连串地侮辱棺材中的木婉清捕神登时大怒右肩扛着棺材徐徐落下降落至地面捕神放开了手脚再与那周通搏斗起来捕神见他攻到两只宽大的衣袖鼓风而前便如是
相关阅读